他们二人确实是为了宗主之位争了起来

与婷婷交谈后数日,楚白一直在琢磨要如何帮助她和疯无羁,只是他对入魔之人的了解也不多,所以进展实在缓慢,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应对办法。苦思几日的唯一收获,就是楚白想起了他随上弥道人修行的时候,曾经听上弥道人提起过一件名叫清心咒的法宝,那法宝的特殊能力就是安抚,能够使方圆三十米内有敌意的人或兽消去对佩带者的敌意。这法宝原是古时一个修真者炼制出来送给一个对他有恩的砍柴老人,为的是使这老人免受山林中野兽所害。这法宝不需要使用者有什么修为,只要佩带在身上就可以了,而且它不仅对别人有效,对佩带者本身的效用更强,长期佩带甚至可以起到平复心情、延年益寿的作用,对老人最为实用。这也算是那名修真者对对他有恩的砍柴老人的报答吧。虽然疯无羁不是什么老人,但如果能带上这法宝,也能助他平复情绪,不至于像平日那么嗜血易怒,也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只是这清心咒楚白也只是听上弥道人大概提了一下,连它是圆是扁都不知道,更别提在哪里可以找到这样法宝了。因此看来想要找到这件法宝,然后让疯无羁佩带的可能性也是极为渺茫啊。既然做不到,那就不想了,死钻牛角尖并不是修真者该有的行为,楚白很快就抛去了心中的困扰,虽说答应了婷婷要为疯无羁的复元尽一份心力,但一切还是随缘吧。一晃又是数日过去,这日楚白正在客厅中静坐,旁边抱石子又在大呼小叫的玩着他的游戏机。就在这时,屋门被人推开了,楚白眼也不睁,脑中立刻浮现出上官云飞的面貌,而随他一同进来的却是那日与青河滔大战时在场的那个老者唐严。“有客来访,未能远迎,还望不要见怪。”楚白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淡淡道。虽然以楚白的心性来说,并不喜欢和自己不熟的人往来,但既然人家已经来了,自然不能失去礼数。何况唐严的来意他多少也能猜出几分,无非就是为自己何以能使用落日风雷剑和神剑御雷行而来。说实话,他也很好奇,为何这个老者使用的心法会和自己完全一样。“楚前辈不必客气,晚辈此次前来是为求证一些心中疑惑。”唐严神色恭敬的鞠躬为礼,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和楚白比到底谁年纪更大一些,但看楚白那恐怖的修为,怎么想也应该是个修行几千年的老前辈了吧。“楚哥儿,唐严是落日剑派的宗主,和特处局有过多次合作关系,是我们的老朋友了,他托我查你的住处,我自然无法推托,只好带他来见你了,你不会见怪吧?”上官云飞在一旁笑道,脸上却没有一点怕楚白责怪的神色,显然是和楚白相处久了,已经摸清楚他的脾气。楚白无奈的笑笑,倒也没说什么,转向唐严和颜悦色地道:“不敢,唐宗主不必这么客气,有何疑问请尽管提出,只要我能回答,一定不敢隐瞒。”“那,不知楚前辈师承何处?”唐严拱拱手问道,见楚白眉头一挑,又急忙道:“晚辈别无他意,只是见前辈所用心法与晚辈极为相似,因此想要弄清楚前辈师承何处,说不定前辈还是与晚辈大有渊源之人。”“告诉你也无妨,只是家师不喜走动,恐怕说出来唐宗主也不认识。”楚白笑笑,顿了顿才道:“家师法号上弥,八百余年来一直与我居于峨嵋修行,已于年前飞升而去。”“上弥……上弥……”唐严皱眉苦思,显然是正在回想这个上弥到底是何人,楚白淡淡一笑,也不管他。在楚白看来,自己师父已有近千年未出世了,除了以前那些同他一个时代的修真者,能认识上弥道人的能有几个?楚白自顾自的拿起旁边一杯茶,茶水早已冰凉了,他也不介意这些,微闭着眼睛,细细的体会着冰凉的茶水顺着食道流入胃中的畅快感觉。就在这时,唐严突然惊呼道:“可是千年前,那位号称一剑动昆仑,千里不留痕的修真者上弥真人?那位为了替友人报仇,单人单剑杀入当时势力最大的万魔谷,逼得万魔谷交出凶手并且因此大乱,最终分崩解体的上弥真人?”“噗──”即使以楚白那如铁石般坚定的心志,闻言仍然大惊,一口茶水顿时喷了出来,好在他修为高深,当即伸手在空中一划,漫天水珠还未落地已化作白烟蒸发不见。“我师父是叫上弥,不过没你说的这么夸张吧?我怎么没听他提起过?”放下茶杯,楚白惊异的问:“不会是你认错人了吧?”“应该不会!”唐严有些迟疑的答道:“我们落日剑派也是有上千年历史的古老宗派,千年前略有名气的修真者,我们派中都有相关记载。就我所知,千年前法号为上弥的修真者只有这一个,而且我所说的上弥也是在大约八百年前突然销声匿迹的,当时修真界还有不少修真者猜测他是否遭到了不测。对了,千年前上弥真人的武器为仙器诛仙剑,剑约臂长,色泽青红,出鞘则有阵阵龙吟声传来,在千年前十大名器中,该剑排在第七位,不知前辈可曾在令师处见过此剑?“唐严道,向楚白投以疑问的目光。楚白一怔,他曾听师父提起过他的配剑,只是当时师父称那把剑为“老伙计”,所以他也不敢肯定那把剑是否就是诛仙剑,不过他师父口中的那把剑,模样确实和唐严所述完全一样。可惜的是那把剑在上弥道人收楚白为徒之前就已经送给了他的一个老友,后来听说没过多久那人就飞升,他的后代把诛仙剑当作是镇派之宝供了起来,此后便再无消息了,否则若能把这把剑要回来,楚白也不至于落得连个拿得出手的法宝都没有。干咳两声,楚白苦笑着挠挠头道:“虽然我不相信当年师父那么有名,可是你提起这诛仙剑,好像你说的那个上弥真人确实就是我师父上弥道人了。”唐严接下来的反应实在让楚白吓了一大跳,他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必恭必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道:“落日剑派第六代弟子唐严叩见太师叔祖!”一旁的上官云飞刚端起茶杯给自己倒了杯水,茶杯还未凑到嘴边,突然见到眼前这一幕,当啷一声, pt视讯游戏网投平台他手中的茶杯立刻回应地心引力做了个优美的自由落体运动, pt电子游戏投注平台宣告粉身碎骨。事出突然, 金沙手机网投官方楚白也是受惊不浅, 银河手机网投官方手中茶杯差点也遭遇同样下场,不过好在他修为深厚,手中修真力略一流转,刚刚脱手的茶杯又重新飞了回来,动作之快让旁人根本没有发现。“起来说话,起来说话!”楚白急忙收敛心神,这才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见唐严还跪在地上,头也没敢抬一下,急忙出声招呼,同时上前把他扶了起来。“唐宗主……你、你这是干什么?”一旁的上官云飞终于反应了过来,吃惊的张大嘴,指着唐严叫道。“是啊,你为何突然行此大礼?你所在的落日剑派我虽然听说过,但我怎么可能是你的什么太师叔祖?”楚白把他拉了起来,然后招招手,把远处的一把椅子抓过来,示意他坐下说话。“回太师叔祖──”唐严坐下,必恭必敬的答道。楚白眉头一皱,挥手打断他的话道:“等等,你先别叫我太师叔祖,叫我楚白就可以了,先把事情说清楚。”“是是!”唐严心中不以为然,但他把楚白当作是师门长辈,自然不能违背他的意思,只有点点头继续道:“太师叔……哦不,是楚前辈,令师上弥真人未曾和你谈起他与本派的关系吗?”楚白愕然的摇摇头道:“的确未曾,我与师父修行之时,平日也只是谈论心法以及修行时遇到的问题,师父很少提起往事。”唐严干咳两声坐直身子,神色恭敬的解释道:“令师上弥真人,一千五百余年前为我落日剑派第二代弟子。那时落日剑派刚由祖师红石真人创建,门下弟子只有上弥真人以及他的师兄,也就是后来的第二代宗主上玄真人两人,可谓是势单力薄。那时哪能想到落日剑派能发展到有数千正式弟子及近万记名弟子的大型宗派。“说到这里,唐严似乎是想起了先辈们创派时的艰辛,不禁唏嘘不已。“后来呢?为何我师父不曾提起这段往事?”楚白立刻问道,心里也是大感好奇,为能听到师父的往事而激动不已。“经过几百年发展,落日剑派渐渐有了一些名气,慕名而来拜师修行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这时祖师红石真人却飞升而去,留下落日剑派宗主之位。由于祖师飞升时太过仓促,根本未交代到底要由谁接任宗主之位。”“所以他们为了宗主这个位置争了起来,最后上弥真人失败了,一怒之下就离开了落日剑派?”在一旁听得出神的上官云飞忍不住插嘴问道。楚白白了他一眼,以他对师父的了解,上弥道人才不是那种沉迷于权势之中的俗人,否则心魔那一关就无法通过。不过虽然这么想,他却也没有反驳,只是转向唐严,耐心的等着他解释。“不错,他们二人确实是为了宗主之位争了起来,最后上玄真人大获全胜,并且把上弥真人赶出山门。”出乎意料的,唐严点头证实了上官云飞的猜测。楚白一愣,还未表示异议,唐严又继续道:“不过情形和你们想的完全不同,上玄真人和上弥真人争夺宗主之位,行业资讯并不是为了权势,而是为对方着想,希望对方能有更大的发展。”“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是争夺位置,怎么又说是为了对方好?”上官云飞挠挠头,在一旁不解的嘟囔道。“我们修真者,在修行当中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常常要受到心魔困扰,如定力不坚者若被心魔所诱惑,轻则修为后退,从此停滞不前,重则坠入魔道万劫不复。”唐严苦笑着叹道:“权势、女色、贪欲等等,都是我们的大敌,这就是为什么修真者总喜欢寻一处清净之地隐居修行,怕的就是在红尘中待久了会不知不觉的陷入心魔当中。”“心魔有那么厉害吗?我觉得要战胜心魔期很简单啊。”楚白诧异的问。心魔期就是指修行时突然受到心魔困扰的一段时期,这是每个修行者都会遇到的,只要熬过去,修为自然会大大的提升。唐严突然瞪大了眼睛,吃惊的望着楚白,仿佛看到什么怪物似的,好半天才恍然大悟似的说道:“是是,弟子忘了太师叔祖修为深厚,自然不会将这点小障碍放在眼中。”楚白哭笑不得,急忙摇手道:“你别这么叫我,还是叫我楚白好了,叫我太师叔祖我听着别扭。”“那怎么可以。”唐严正色道:“礼数绝不可废,即使是太师叔祖下命令,弟子也不敢忘了根本。”楚白尴尬的咳嗽两下,实在是拿这个老古板没有办法了,只得转移话题道:“不过说实话,我确实不觉得心魔期有多难度过,只觉得很轻松就过去了。”“这个……那我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唐严迟疑的说:“可能是上弥祖师在一旁帮了太师叔祖一把吧。”“可能吧!”楚白迟疑的表示赞同,那时他的修为还不是很深,加上年纪也不大,上弥道人是否在一旁出手相助,他根本没有一点印象。楚白并不知道,他自幼随上弥道人修行,甚少与人接触,那些所谓权势金钱对他根本没有任何诱惑力,因为那时他也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至于女色,在心魔期确实给他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造成了不少困扰,只是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即将飞升的上弥道人呢,以上弥的修为,给自己徒弟一点小小的帮助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几点结合在一起,他自然觉得心魔期没什么大不了的,却不知要是换作那些久经红尘的修真者,又有几个人能摆脱权势、金钱、美色等几种心魔呢?“我们言归正传。”唐严干咳两声,继续道:“就因为心魔的关系,有志于修真的修真者都尽量不接触这些东西,即使是派中的事务也是能推则推,就是不想日后度心魔期时受到太大阻碍。上玄祖师当年和上弥祖师争夺这个宗主位置,就是希望天资最高的上弥祖师可以专心修道,早日飞升光大我派,哪知上弥祖师也是这个意思,于是两人就争执了起来。“唐严长叹一声,”最后还是上玄祖师抓住一个机会,终于获得宗主之位,为了能让上弥祖师安心修道,他还找了个借口将上弥祖师赶出山门修行,却又将当时派中两大镇派之宝之一的诛仙剑送给上弥祖师以作防身之用。据派中典故记载,下山后的上弥祖师很快就闯出了响亮的名声,上玄祖师听后长笑三声,在几天后的端午宴上,滴酒不沾的上玄祖师生平第一次喝得大醉,知道的人都说,上玄祖师是在为他的师弟高兴。“说到这里,唐严也是不胜唏嘘,由衷的叹道:“如果上玄祖师地下有知,知道上弥祖师终于成为我派第二个飞升的人,不知道会有多高兴。”“上玄祖师已经仙逝了?”楚白讶然问。“不错,上玄祖师一心放在落日剑派之上,在他的带领下,我落日剑派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派,一跃成为天下知名的宗派。可惜上玄祖师却因此误了修行,最终还是没能跳脱轮回,终于在他三百六十岁大寿那天含笑逝去。”唐严低声叹道,脸上满是崇敬之色,显然对这位本门长辈极为敬重。楚白恻然,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随上弥道人修行时,他就经常看到上弥道人一个人坐着发呆,脸上的表情似怀念似悲伤,每次一坐都是几个时辰一动也不动。现在听到唐严的话再回想起来,恐怕那时候他也是在思念远方的师兄上玄真人吧。“你说我师父是派中第二个飞升的人,那么除了开派祖师红石真人外,就再无一人达到飞升境界了吗?”见气氛渐渐变得沉闷,楚白岔开话题问道。“谈何容易啊……”唐严凄然道:“第二代弟子只有上玄祖师和上弥祖师二人,上弥祖师离开已有千余年,从未回来过一次。上玄祖师操心门派发展,自身修为并不很高,以至于开派祖师红石祖师留下的心法无人可讲解,有很多地方弟子们根本无法领会,只能自己摸索,这么一来难度加大何止数倍,因此近千年来竟无一人飞升。何况现在红尘中,有心修道之人益发稀少,其中天资过人者更是凤毛麟角,眼见我派日渐衰落,弟子真是无比自责,就怕这千年老派在弟子这几代没落。“唐严满腹辛酸地道,望向楚白的目光却是狂热无比,让楚白心里直发毛。“好在祖师爷托福,能让弟子遇见太师叔祖,只要太师叔祖肯稍加指点,我派必定能再次兴旺。”唐严说道,突然离座再次跪下,口中高呼:“请太师叔祖垂怜,与弟子前往派中小歇数日,以便门下众多弟子聆听教诲!”“快起来,快起来!”楚白急忙上前去拉他,拉了几下却没能拉动,于是转头和上官云飞相视苦笑不已,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被唐严这一跪弄得不舒服起来了。要知道上弥道人本就不是什么特别注重礼节的修真者,何况楚白随他修行时又年幼,两人间没大没小、打打闹闹的,根本谈不上什么礼节,加上楚白在人世间也待了一段时间了,早已习惯寻常人类的握手礼。现在突然碰到有人给自己行这跪拜大礼,而且还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虽然严格说来这老者还没他年纪大,但总是觉得浑身不舒服。“请太师叔祖垂怜,请太师叔祖垂怜!”唐严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干脆磕起了响头,额头磕在水泥地上,发出砰砰的响声。虽然明知他有修真力护身不会受伤,但楚白还是被这催脑魔音般的单调声音给弄得浑身发麻。“你这像什么样,先起来说话!”楚白低喝道,右手一甩,一道白色光带闪电般窜到唐严身下,将他搀了起来。唐严还想反抗,却发现那光带内蕴涵的能量浩浩荡荡,根本不知有多强大,远远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只好乖乖站了起来。楚白背负双手,在房间内踱起步来,唐严和上官云飞则大气也不敢喘,乖乖的站在一旁看着,只有在一旁玩游戏的抱石子大呼小叫的声音不时传来。说实话,楚白也对那未见过的落日剑派很是好奇,毕竟他也想看看师父上弥道人所属的宗派到底是何模样。只是他刚答应了婷婷要为疯无羁的复元而努力,现在却要抛下他们不管,多少好像有些说不过去。想到答应婷婷的事,楚白突然想起这唐严既然身为一派之主,平日里必定交游广阔,那个自己寻不到的法宝清心咒,说不定他能知道一些线索,当下转过身去问道:“唐宗主,有件事向你打听一下。”“不敢不敢,太师叔祖称呼弟子唐严即可。”唐严在一旁恭敬答道:“不知太师叔祖有何事不解?”“我要找一件法宝,名为清心咒,是什么模样我不清楚,只知道它是件有近千年历史的法宝。”楚白沉吟了下又解释道:“这件法宝没什么作用,只可以用来平复心情,并可以使周围的人或兽失去对法宝主人的敌意。”“清心咒……”唐严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好一会儿才摇头道:“弟子完全没有印象。”楚白颇为失望,正要开口,唐严却又道:“不过岭南柳家可能会知道,他们是制器大家,在天下门派中,他们是最擅长制造法宝的家族,所以他们应该知道。”“哦,岭南柳家?可是四大家族中的柳家?”楚白想起上官云飞给他说过的四大家族,颇有兴趣的问道。“没错,就是他们。”唐严点点头,“柳家最喜欢收藏法宝,尤其是千年以上的法宝,所以要是想找法宝,问他们肯定没错。”“那他们在哪?我这就去找他们。”楚白大喜,急忙问道。“这个……”唐严吞吞吐吐地道:“岭南柳家疑心病最重,太师叔祖一人前往寻找法宝,恐怕会引起误会,太师叔祖修为深厚自然不怕,只是这么一来想要再寻法宝恐怕就麻烦了,不如……不如……”他支吾了半天,才继续道:“不如随弟子回派中小歇数日,再由弟子带太师叔祖前去,好歹弟子与柳家家主也算相熟,不知太师叔祖意下如何?”楚白啼笑皆非,真没想到唐严还没放弃想让自己去派中的想法,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与那岭南柳家不熟,有唐严引见自然是最好的,就当是藉这个机会去看看师父所属的宗派到底是何模样吧。“好,既然如此,我就和你去转转吧。”当下,楚白长笑道。唐严一怔,紧接着就是一阵狂喜,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兴奋的高呼起来。

  北京时间5月1日,光辉国际巡回赛6月份重启的时候,计划在佛罗里达举办两站比赛。

  原标题:蒙古国新增1例新冠肺炎患者 累计增至35例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