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回到楚白的住处,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饱受惊吓的婷婷精神不佳,一进屋就被楚白劝去休息了,让本想来混顿晚饭的上官云飞大呼可惜。没有搭理大呼小叫的上官云飞,楚白自顾自的为疯无羁做了一番检查,后者倒也坦然,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任由楚白折腾。疯无羁已经恢复正常人的模样,身上的大小伤痕也好得差不多了,除了几道较为严重的伤口外,其余的小伤都已愈合,只留下淡淡的几道疤痕。入魔之人强大的自愈能力让楚白不得不啧啧称奇。不过楚白并不是来欣赏入魔之人的自愈能力的,他给疯无羁做身体检查,只是想弄明白是否可以让他恢复,以及右手是否还可以接上。不过随着检查的深入,楚白的神色也渐渐凝重起来,片刻后他结束了检查,站起身来。“怎么样?”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上官云飞凑了过来,递给楚白一瓶果汁,然后饶富兴味的打量着一脸木然坐在沙发上的疯无羁。“不太好。”楚白无奈的摇摇头,伸出食指在玻璃瓶口一划,瓶盖便发出叮的一声轻响落到了地上。“我看了看,他体内已经充满了魔物的阴气,这些阴气已经在他体内扎根,想要完全清除是不可能的了。”楚白灌下一口果汁缓缓道,不意一转头却看到上官云飞一头雾水的模样,这才想起上官云飞这种半路出家的修真者,恐怕连魔物是什么都不清楚。楚白不禁哑然失笑,却还是很有耐心的向上官云飞解释道:“所谓附身,简单的说就是用自己的力量占据别人的躯体,从而达到控制的目的。单纯一点的附身可以直接控制身体,而当事人却依然神志清醒,复杂些的则是将当事人的神志完全抹去,由自己取而代之。”楚白竖起一根指头,指尖处有点点白光闪耀,他顺手向上官云飞一指,一道白光从指尖迸出,没入上官云飞的右臂,紧接着上官云飞就发现自己的右臂不受控制的开始舞动。“看到了吧,这就是例子,利用自己的力量控制别人的躯体,不过前提是被控制者的力量与操纵者的力量相差甚远。”楚白看着手忙脚乱的和自己的右手搏斗的上官云飞淡淡道。“哎呀,大哥、老大,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先让我恢复正常吧。”上官云飞苦着脸大叫,也不知是楚白故意为之,还是被操纵的躯体就是这反应,他的右手正上下翻飞,就找他身上肉多的地方掐,直疼得他上窜下跳、不住惨叫。“这就是最简单的附身方法。”楚白挥了挥手,收回自己的力量,继续道:“不过魔物附身可比这复杂多了,说它是附身中最复杂的也不为过。”楚白沉思片刻,又解释道:“简单点来说,魔物是天地阴气所生,是一种没有形体的存在,他们和人类一样拥有极高的智慧,但受形体所限,他们很脆弱,激烈一些的能量冲击就能对他们造成伤害,所以除了一些老牌魔物外,年轻魔物基本上都会找个人类附身,从而获得一具肉体。魔物的附身很奇特,他们不会利用自己的力量操纵被附身者的肉体,而是利用自己远比常人强大的意识影响被附身者的意识,并且一点一点的吞噬被附身者的意识,最后完完全全和宿主的意识融合,最终取而代之。““这么说,疯无羁原来的意识已经消失了?那他怎么还能记得婷婷?”上官云飞听得忘我,连身上的疼痛都忘记了,忍不住插嘴问道。“不,按照常理来说疯无羁的意识确实应该消失了。”楚白摇摇头,困惑的看了看仍坐在沙发上一脸木然的疯无羁道:“可是我刚才检查过了,附在他身上的魔物似乎没有自己的意识,打个比方说,正常的魔物是人脑,会思考,那附在疯无羁身上的魔物就是电脑,只会按照程式动作。就因为这样,加上婷婷的刺激,他才能保留不少自己的意识,可能现在的他还在那电脑般的魔物意识,和自己意识之间挣扎吧。“楚白望向疯无羁,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这么说,想让他恢复是很难了?”上官云飞小心翼翼的问。“错,不是很难,是我们根本无法插手,魔物现在和他是一体同命,想要恢复本来意识,只能靠他自己了。”楚白叹道,目光却飘向旁边的客房,“或许婷婷也能帮上些忙吧。”一晃数日过去了,慕容家族自从家主和几个长老都被打成重伤后收敛了不少。一直以来让上官云飞颇为困扰,散布在外,制造了不少暴力事件的慕容家族成员也都被召了回去,这让上官云飞松了口气,总算不必再为这些目无法纪的家伙们擦屁股了。一直在楚白家养伤的东方玉也被他们家族来人接了回去,当时他们家族来人接他的时候,他还不愿意走,因为这几日在楚白这儿住着,有什么疑问就去请教楚白,几天下来收获颇丰,不少平日一直困扰着他的难题都被楚白顺手解开,有这么好的事情,他怎么可能痛痛快快的回去呢?东方玉和东方家族派来接他的人在楚白家为了他回不回去的事情吵得脸红脖子粗, pt视讯游戏投注平台也让楚白心头无明火起──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pt视讯游戏网投平台当是菜市场吗?如果不是看在上官云飞修行的寒冰心诀很可能是东方家族内某人教他的, pt电子游戏投注平台且楚白随上弥道人修行时认识的玄冰真人很可能就是东方家族的先辈, 金沙手机网投官方楚白早就赏他们一人一掌,把他们扔出去了。看着东方玉和家族来人越吵越烈,隐隐有要大打出手的意思,为了自己家中家具着想,楚白只得出面打圆场,答应东方玉以后随时可以来请教问题,这才把他们打发回去,落得片刻安宁。送走了东方玉和来接他的人,屋子里就只剩楚白一人,婷婷和疯无羁早就手挽着手出去逛街了,据说是为了让疯无羁尽早恢复正常。抱石子得到楚白的示意,也跟在他们后面出去了,这是为了防止疯无羁半路魔性大发。上官云飞也有事要忙,前阵子慕容家族出来找人时与妖怪发生的大小冲突还需要他去善后──召集新闻界统一宣传口吻,安抚目击者并消除一切可以证明妖怪存在的证据,这都足以让他忙得团团转了。听惯了东方玉的吵闹,突然空闲下来的楚白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去,站在客厅中央考虑了半天,才决定要修行片刻。入世时带来的斗转星移阵放在乾坤袋中那么久了,还没有重新练过呢。回到自己的房间,顺手布下一个防御法阵避免有人打扰,楚白从乾坤袋中掏出斗转星移阵,很快就进入入定之中。由于斗转星移阵是修炼过的法宝,且制造它的上弥道人又是楚白的师父,因此楚白对这件法宝算是知根知柢,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大概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从入定中醒来已是日落时分,上官云飞已经回来了,正在客厅内愁眉苦脸的折腾着几包速食面,看来和男友出去逛街的婷婷还没有回来,否则他才不会继续啃这些难吃的速食食品。“怎么样?今天的事多吗?”楚白走出房间,坐到正埋头大吃的上官云飞对面,淡淡问道。其实几个小时的时间并不足以完全修炼斗转星移阵,楚白也只是把自己的神识和些许修真力刻在其中,使得别的修真者即使拿到这件法宝也无法使用,不过对楚白来说这就够了。斗转星移阵这件法宝,是上弥道人为了能在飞升前有充足的时间指导楚白而特意炼制的,本身没有任何防御或者攻击手段,只是一件能使阵内时间变长的特殊法宝。因此在已经不需要苦修的楚白眼中,斗转星移阵只是一件纪念师父上弥道人的小玩意儿,根本不值得花太多时间去炼制。“别提了,忙死了,今天刚把附近的几间大报社负责人集中起来,统一了口径,不允许他们报导慕容家族和妖怪间的冲突,明天还要去见几个目击者,帮他们忘记这一切呢。”上官云飞头也不抬,嚼着速食面含含糊糊地道。楚白在特处局也待了一段时间,自然知道特处局对这类事件的一贯处理态度。按照惯例,企业动态对媒体自然是用一个“国家需要”的大帽子扣下来,这些报社就会很配合的统一口径,完全不提前一阵子发生的奇怪事件。至于那些目击者就麻烦得多了,特处局是官方机构又不是杀人越货的劫匪,自然不能搞电影里杀人灭口之类的手段,于是不伤人的催眠就成了最好的选择。一些心理诱导,加上适当的轻度催眠,足以使得目击者以为自己当时是眼花了,这样的效果通常可以持续几十年,对人体也没有什么伤害。即使日后目击者从催眠中恢复过来也无所谓了,毕竟又有谁会在意几十年前的某件奇怪事情呢?特处局如此煞费苦心的隐藏着妖怪的存在,不外乎是怕普通民众知道后会引起恐慌,最终导致社会动荡甚至国家动乱。不过特处局也知道,妖怪们早已融入人类社会当中,现在欠缺的只是一个能让他们正大光明曝光的契机而已。楚白正沉思之际,房门被人推开了,紧接着婷婷和疯无羁手挽着手,提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紧跟在他们后面,抱石子也大剌剌的走进来。“楚大哥,上官大哥……”婷婷见到二人立刻甜甜的叫道,在看到上官云飞面前的泡面时却不由得小脸一红,悄悄吐了吐舌头,然后乖乖钻进厨房。疯无羁入魔后谁也说不准他会不会复发,因此让他回到自己住处显然是个愚蠢的选择,万一哪天他魔性大发大开杀戒了,以他那入魔之人的恐怖实力,来个屠城绝对没有任何困难。因此楚白将疯无羁留了下来,和自己住在一起,一旦有什么事自己也好及时出手制止。当然,老奸巨猾的上官云飞也不忘乘机索要好处,以照顾疯无羁很危险为由换取了婷婷以后每天要来这里负责众人一日三餐的保证。目睹了最近这一连番战斗的婷婷自然知道他所言非虚,加上负责一日三餐又不是难事,她自然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也是为什么她看到上官云飞正在吃泡面会脸红的原因。毕竟答应了要负责三餐,却又因为逛街忘记回来做饭,而让人吃泡面总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一番忙碌后,上官云飞终于抛下难吃的泡面,心满意足的饱餐一顿。楚白虽不喜欢油腻的食物,但婷婷的厨艺确实高明,诱人的香气让他也忍不住破例尝了几道菜。酒足饭饱之后,婷婷收拾起狼籍的食具,上官云飞等人也满意的打起饱嗝,抱石子则按照惯例继续去玩他的游戏机,同时不忘利用他的声波武器攻击房间内众人。楚白寻思片刻,正打算回房打坐片刻,以恢复修炼斗转星移阵而消耗掉的修真力,这时婷婷却凑了过来,低声叫道:“楚大哥,有些事想要麻烦你,不知道你有时间吗?”楚白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婷婷给他的感觉一直就是靦腆害羞,平日里就连和自己打个招呼都容易脸红,更不要提主动找自己帮忙了。见楚白一脸古怪,婷婷心中益发紧张,局促不安的低下头去,双手也不住揉弄着自己的衣角,好在楚白这时也反应过来了,急忙笑道:“我现在不忙,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就尽管开口吧。”婷婷抬起头来,一脸欲言又止,楚白一愣,马上反应了过来,笑道:“那到我房间里去谈吧。”说完就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婷婷则默默的跟在他后面。等婷婷进屋后,楚白关上房门,顺手施了个隔音法阵。这外头客厅坐着的可全是修真者,最差的上官云飞也有两百余年修为,毫不夸张的说,要是不加个隔音法阵的话,屋内就算掉根针,外边也能听得到。“好了,现在我们说的话他们是听不到的,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问了。”做好这一切后,楚白转向婷婷笑道。“楚大哥……”婷婷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道:“你说无羁他是不是再也好不了了?”楚白一愣,心里直嘀咕,他对疯无羁能否恢复的判断明明只告诉了上官云飞一个人,为何婷婷会这么问,难道她听到了什么?见婷婷还一脸急切的望着自己,楚白立刻摆出最诚挚的笑容道:“你听谁说的?不要胡思乱想了,他总会好起来的。”入世已有一段时间的楚白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单纯了,人类之间的人情世故他也学了不少,所以才会如此回答。要是换作刚入世时的他,肯定会斩钉截铁的答道:“没错,他死定了,你还是早日准备为他安排后事吧。”然后再冷眼旁观婷婷寻死寻活。“我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婷婷垂下头去,幽幽道:“今天和他逛街的时候,我心里总不舒服,总觉得他会就这么离开我,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呵呵,直觉这种东西,当不得真的。”楚白哑然失笑,安慰道:“不要乱想了,你是太担心他了,所以才会疑神疑鬼,只要放宽心,这些幻觉自然会消失的。”“可是……可是……无羁他现在变得好可怕,以前的他脾气很好的,别人怎么惹他他都是笑眯眯的,今天只不过有个人撞了我一下,要不是我拼命拉着他,他肯定会杀了那个人。”婷婷抬起头来反驳道,眼中的惊恐之色一闪而过,显然是回想起白天的情形仍然有些害怕。楚白默默不语,有心出言安慰,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疯无羁会出现这种情况,正是嗜血的魔物在一点一点的蚕食他的心志,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受到魔物的影响,所以才会变得这么易怒、暴躁、富有攻击性。“你听我说。”楚白双手扶住婷婷双肩,眼睛直视着她的眼睛,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很有说服力:“他被附身,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但起码我们可以在一旁支援他、鼓励他,使他不至于堕落成一个嗜血的怪物。他能在你面前保持一丝人性,这已经是极为罕见的事了,说明你在他心里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你现在怕他,认为他变得很可怕,让人不敢靠近,但是你可曾想过,其实最害怕的反而是他自己,而且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因为害怕而疏远他,这对他的打击会有多大?“见婷婷露出羞愧之色,楚白缓和了口气又道:“现在你需要做的,仅仅是像平常一样待他,温柔的鼓励他。虽然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他有没有帮助,但是最起码比害怕他要来得强,你说对吗?”“楚大哥,你说的对,是我的错。”婷婷羞愧地道:“无羁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想必他也很害怕吧,在这个时候我如果没有在身边鼓励他,反而是惧怕他,对他就实在是太残忍了。”楚白赞许的点了点头,为她能这么想而高兴。“我想明白了。”婷婷仰起脸,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他是我的男朋友,我相信他是爱我的,不管他变成什么样,我相信他都不会伤害我,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可怕的?”“谢谢你,楚大哥!”婷婷站起来,朝楚白深深的鞠了个躬,“谢谢你及时提醒我,我才没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楚白笑着点点头道:“既然你已经明白了,那我也不好再袖手旁观,就让我想想办法吧,即使不能让他恢复正常,应该多少也能给你提供一点帮助。”“谢谢,谢谢……”婷婷哽咽着再次深深鞠躬,终于落下泪来。

  大乐透第2020008期奖号为14 17 19 24 32   01 06,前区号码奇偶比为2:3,大小比为3:2,和值为106,012路比为1:1:3;后区号码奇偶比为1:1,大小比为0:2。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棋牌麻将游戏平台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