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空那厮既然执掌本寺三年有余

原心接着又道:“不过那厮虽狡诈,也不能立时看出破绽,咱们趁机逃脱还是有希望的。”龙经天笑道:“那就好,只要咱们逃脱,别的事情就无所谓了,管那贼秃什么时候看出破绽呢!”原心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两人便在沉默中等待三空方丈的再次到来。等了良久,龙经天不禁有些心焦,说道:“大师,不知现在什么时辰了,在这里面,也不知道天色早晚。”原心道:“不要心急,应该没有一个时辰那厮就会来此。施主千万不要忘记在那厮来临前给我隐身,还有在出去的时候不能走路,用刚习练的‘佛光遁影’,这样那厮才不会发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听到那通道中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龙经天心中一跳,两人相对一眼,原心缓缓点点头。龙经天甩手打出两道隐身符。远远望见从通道里走过来的三空好似满腹心事,他径直走到那幻化的原心面前,说道:“原心,你还是不说出那华光令的下落吗?”龙经天和原心两人施展“佛光遁影”挪移到通道里面,小心翼翼地走上去,那顶盖开着,两人走到三空的禅房里,原心站在那里往后张望,龙经天走到他身边轻轻说道:“大师,晚辈就跟在你后面。”原心目露惊异之色,压低声音道:“施主能看到贫僧?”龙经天也小声道:“隐约看见。”原心道:“那就请施主跟随贫僧走。”两人走出三空禅院,原心向西面快步走去。他曾任华光寺掌门方丈,自然对寺里一切了若执掌。穿过几个庭院,原心带着龙经天来到一个破旧的禅房,走进去之后,原心道:“这里也有个密室,咱们进去后再谈。”只见原心在墙壁上摸索一会,好似按到一个暗扭,对面的墙壁忽然分开,走进去后原心又在墙上按了一下,那道翻开的墙壁忽然闭合。里面虽然漆黑一片,可是原心依旧走得很快,不一会就来到一个地室里,他找出火折点然蜡烛,对龙经天说道:“施主请坐,这里是先师静修的地方,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龙经天仔细打量一下这间地室,虽然不是很大,却显得十分洁净,龙经天问道:“这里经常有人来打扫吗?倒是干净得很。”原心道:“这间地室有先师留下的莲华灵气,自能凭挡一切尘埃。”龙经天向地室里仔细一看,果然有些淡淡地清莲气体浮荡在地室里面,他心道:“这佛门法术,的确有过人之处。”从怀里掏出那本金刚伏魔通秘籍递给原心道:“请大师收好,晚辈也算是不负使命。”原心接过来,满脸感激的神色,说道:“施主大恩,贫僧不知何以为报!”龙经天微笑道:“不过是区区举手之劳,大师又何必介怀?再说晚辈也因此学到了佛门典籍,就算是补偿了。对了,大师有什么打算?”原心沉吟一会道:“现在我先呆在这里,把自身的灵气恢复了再说,况且我身上还中着那厮的‘魔心咒’,还要从秘籍里找寻相应的破解之法。三空那厮既然执掌本寺三年有余,想必培植了不少心腹党羽,要真正扳倒他,不是十天半月就能做倒的。”龙经天想了想说道:“那贼秃不但修习邪法妖术,还暗中加害你我,据晚辈猜测那厮肯定还作过别的什么坏事,只要留心,一定能找到证据扳倒那贼秃的。”原心叹道:“那厮法术高强,计谋又深,如果我不尽快恢复自身的法力,根本无法与之对抗。”龙经天点点头,过了一会说道:“大师,晚辈留在这里也不能帮助什么,晚辈就告辞了。待得武当山论道盛会结束后,晚辈会来帮忙。”原心道:“这样也好,天外天的论道大会是年轻人出人头地扬名天下的好机会。施主凭借现在的法术,挤进前十应该没有问题。”龙经天道:“晚辈倒不想那些,只是几个朋友在那,很长时间不见,想念得紧。”原心哈哈一笑道:“施主淡薄名利,贫僧倒是着了世间痕迹了。”龙经天一笑道:“晚辈告辞!”原心把他送出去说道:“贫僧在此修习至少半年,施主有机会可以来此。”龙经天向原心拱手一礼,驾御阴阳劫离开华光寺。在夜间他不认识路,就在一个山间落下,吐纳修炼起来。现在他已经感觉到修炼是不可或缺的,现在他所使用的法术,都是基于自身神气。神气充盈,法术的威力就强大,反之则微弱无力,难以持久。天亮以后,他找人询问一下,得知现在尚处四月下旬,离端午节的武当论道盛会还有近十天的世间。他想到即将与紫燕、天来和天才他们相见,心里不禁又是激动又是渴盼。他现在稍微有些牵挂的是天来,不知他和静颜现下如何,有没有回到武当山。龙经天强压下急切与他们相见的念头,心想在这时他们都在忙着修炼吧,毕竟论道大会五年一度。谁都不想错过这个出人头地的机会。他知道自己会些法术,不过没有名师指点,自己与他们相比肯定有些的距离,不如趁此机会多多习练几天,一来增强自身的神气,二来也可以把自己所学过得法术再温习一遍。想到这里,索性找个石洞静修起来。在这几天,龙经天看到不少修行人士驾御剑光从空中飞过,那些修行者定然是参加武当天外天的论道盛会,毕竟没几天盛会就开始了。五月二日,龙经天也驾驭阴阳劫跟在一群修行者的后面,赶往武当山。位于湖北的西北部的道教名山武当,巍巍绵亘八百里,奇峰高耸,险崖陡立,谷涧纵横,终年云雾缭绕,变化莫测。武当山有七十二峰,峰峰俯首朝向主峰天柱峰,而天柱峰鹤立于群峰之巅,如王者之临诸侯。天外天幻境, ag捕鱼游戏投注平台便在天柱峰上, AG真人官网投注向来被称为修行界三个最神秘玄妙的境地之一。武当一派, AG视讯游戏大全也被称为是修行界的泰山北斗, 澳门网投游戏开户道家正宗。出于对武当派的敬仰,那些修行者皆在武当山角落地,徒步登上武当。因论道盛会日期临近,修行界的各门各派高手络绎不绝。龙经天跟随的那群修行者大约十几人,在山脚处落下后,武当迎宾的道士就走来相迎。为了避免误会,龙经天在稍远些落地,慢慢走去。一个青年道士过来迎接道:“不知少侠高姓大名,是哪位门派下的弟子,尚请告知小道,作个记录。”龙经天一怔道:“在下龙经天,无门无派。”那青年道士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不过他马上在花名册上记录下来,然后又在一张红帖上写下龙经天三个字递给他道:“龙居士顺着山道往上行走,自然会有本派弟子迎接。”龙经天接过那红帖问道:“这个作什么用的?”那青年道士说道:“这个红帖是龙居士的证物,因为修行界参加这次论道盛会的人数众多,除了门派弟子之外,无门无派的朋友都要有这样一个帖子来与其他人区分。龙居士千万不要丢弃,山上有专门负责招待你们的。”龙经天恍然,道了声谢,然后向山上走去。武当山虽然险峻陡峭,但是对于这些飞行绝迹的修行者来说,自是不足为道。行人个个身手矫健,步覆快捷。龙经天急于得见天来他们,对于武当山的胜景倒是没有心思去观看,急急登上天柱峰,迎宾道士走过来验证他的身份后,欲把他带往西侧那些身着奇装怪服的人群中。龙经天问道:“道长认不认识贵派卜长老的弟子风天来?”那迎宾道士一怔道:“天来……不认识。”龙经天心道:“你不认识还叫他天来?想必你怕麻烦,不愿带我去找他罢了。”他对那那迎宾道士说道:“那就麻烦你告诉在下卜长老的修行所在,也好让在下前去拜见。”那迎宾道士淡淡地说道:“大会期间,任何人都不能随便走动。不然近万名修行者你来我往,成何体统?”两人问答之间,就把龙经天带到一个全部用法术幻化的茅庐旁边,说道:“靠西的那间一零三四号房就是居士的休息之所,一会自会有人来送茶水。”说吧转身离去。龙经天走进那茅庐,只见里面虽然仅有一桌一几一榻,却是整洁异常。他走出茅庐,见一群衣着怪异的汉子聚在一起谈说着什么,看到龙经天,有个高鼻深目的中年汉子说道:“小兄弟哪里人啊?过来聊聊!”龙经天一抱拳道:“多谢前辈好意,晚辈还要找人。”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叫道:“好小子,西域毒神叫你过来,那是看得起你。不料你小子竟不识抬举,是不是活腻了?”龙经天听了十分生气,恼怒地看了那人一眼。那人眼一瞪,叫道:“怎么,小子,还不服气?”那被称为西域毒神的劝道:“老西,何必跟年轻人一般见识?算了算了!”那老西叹道:“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象话了。”龙经天心道:“你这人好不讲理,你要讨好那西域毒神,也不至于这样吧。”看他们那些人,无不面容凶恶,一望便知都是邪派人物。他不愿与之为伍,当下向别处走去。走了一会,已到天柱峰北面,四下一望,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只见群山俯首,当真气势恢弘,巍巍壮观。远远望向峰顶的紫霄宫,虽是仅显一隅,依然能看到它的建筑雄伟,气派不凡。龙经天啧啧称赞一阵,忽然发现紫霄宫西侧,雾气缭绕,回旋不断。猛一眼望去,好似无甚奇异之处,武当山本来就是一个烟雾腾悬的仙境,可是他凭借一双神眼,还是看出那烟雾的怪异。首先那雾气虽然上下浮悬,可是它们的涌动都是有规律可循,并不象其余烟雾一般浮动无碍。那里的雾气就象天机大阵里的一样,被法术所控制。龙经天心想:“这武当山既然被称为道家第一山,肯定有它的神奇之处。那被法术封锁的地方,或许藏着什么不为外人看到的东西。”接下来的时间,他都在茅庐里潜修,反正在盛会召开的时候可以见到他们,倒也不忙着现在去找他们。到得第三天,龙经天正在茅庐里打坐,忽听外面喧哗声大起,有些人兴奋地喊道:“天外天开启了,大家快去啊!”接着便听到一阵匆杂的脚步声。他走出来一看,只见那些修行者纷纷向紫霄宫走去。而在紫霄宫西侧忽然显现出一片巨大的霞光,原先笼罩的雾气消散,只见那片霞光流转,色彩盎然,巍为奇观。龙经天这才恍然,原来那片雾气笼罩地竟是这一片流转的霞光。而听那些人惊叫之言,那片霞光便是修行界神秘天外天。这时武当派的道士在远处朗声喊道:“天外天开启,请各位修真人士前往。”龙经天跟随人群走到紫霄宫,只见一群青衫道士站在紫霄宫侧,整顿队形,带领那些修行者有条不紊的进入天外天。当今修行界的各个门派,比如峨嵋派、昆仑派、仙霞派、玉女宫、碧涛阁等著名门派,就连最神秘的无忧谷也派人来参与此次盛会。异派中比较出名的有天魔宫、白骨门、碧血宫这三个门派。其余还有不少名气较弱的门派,也一一去了天外天。最后跟着进去的就是那些无门无派的修行人士,他们被安排在主擂台的西面。龙经天跟着坐在那里,四处一望,只见擂台周围坐满了人,恐怕不下万人。待得那些修行者完全进入以后,天外天的门户攸然关闭。这个时候各个门派门规森严与否就完全显现出来。大门派的弟子不但坐姿齐整,虽然有些脸上带着兴奋之色,可是绝没有交头接耳的情况。而一些小门派和那些无门无派的人士则肆无忌惮,毫不在乎,一时间龙经天觉得那些糟杂的声音,几乎全都从自己所处的地方传开。他看了一眼那些正说的唾沫横飞的修行者,心里不禁有些烦感。在主席台就坐的有武当掌门苦松道长、峨嵋掌门慧慈禅师、玉女宫代掌门静心、仙霞派掌门无庸大师、昆仑掌门一缺道长、无忧谷长老公孙先生、天魔宫宫主申霸、白骨门掌门崔太君、碧血宫宫主谢血等九人。慧慈禅师对苦松道长叹道:“这次论道盛会还是我们这几个老骨头坐在这里,唯一让老衲遗憾的是少了东海的水先生。”苦松道长道:“水先生练习水天灵诀,据说已经走火入魔,不知此事真伪如何。”碧血宫主忽然阴恻恻地说道:“那老鬼妄想练成水天灵诀,称霸整个修行界,不料人算不如天算,到最后反而把自己的老命丢上了。”无忧谷长老公孙先生忽道:“水先生可能没死,不过是隐居起来而已。”天魔宫主申霸冷笑道:“公孙长老此言差矣,那水自流最是热仲名利。倘若他还活着,定然不会错过这场论道盛会。”公孙长老不欲和他争辩,便住口不言。这时只听一个晴朗的声音道:“卯时已到,大会正式开始。”一个年约四旬的青衫道士缓缓走到台上,只见他相貌儒雅,长须飘飘,一身俗家弟子装扮,更显得仙风道骨,飘然出尘。他先对主席台就坐的九人施了一礼,然后对台下近万名修行者说道:“五年一度的天外天论道盛会,现在正式开始。贫道易天行,受掌门委托,主持这场论道大会。现在贫道就把有关规矩向大家解说一下。第一,本大会先进行淘汰赛,规则是一场定胜负,胜者进入下一轮,败者自动出局。”“第二,各个门派不论大小,参加决赛的人数最多三名,淘汰赛则无限制。第三,比赛的各位修行同仁,务必点到为止,切不可作生死搏斗,论道大会的本意是让修行同仁们有个相互交流切磋的平台,并不是决以生死的搏斗场。第四,本次盛会的裁判是当今修行界享有盛誉的九位各大门派掌门或长老组成,他们道法出神入化,由他们来裁定胜负,达疑授惑。第五,凡参加大会的修行同仁,请到南恻报名抽签。”易天行的声音虽然不高,可是他的话众人无不听得清清楚楚,就好似在耳边一样。众人听完这次论道盛会的规矩,一窝蜂地奔向南恻那一排报名抽签处。龙经天也去报了姓名,拿到一个标号为一八零三的纸签,回到原位。他想:“看来今天我不可能参加比试了,都排名近两千名,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同时他心里也有些担心,不知这些修行者的法术如何,倘若一上台便给击败,岂非很没面子?他坐在那里,四处张望,因为参加的修行者太多,没有看到天来和天才,也没有见到紫燕,当然也没有看到东海的水灵凤。一想到她,龙经天心里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是喜是忧。很想立刻就见到她,感受她的一颦一笑,轻嗔薄怒。然而想到自己出身低微,籍籍无名,说不定自她离开以后,早已把自己抛在脑后了。想到这里,不禁有些伤感。过了一会,武当俗家长老易天行再次登台,向众人朗声道:“各位修真同仁,敝派经过统计,参加论道修真人士共计为三千六百一十四人。本次比赛采取首尾相对的方式,即标号为一的道友对标号为三千六百一十四的道友。标号为二的对标号为三千六百一十三的道友,其余以此类推。现在,论道大会,正式开始。请标号为一和三六一四的两位道友上台比试。”说完,他转身坐在擂台西侧,在易长老的对面便是九位裁判,旁边站立的两个道童马上给他端了一杯茶水,他一面喝着茶水,一面注视着上台来得那两个修行者。标签一号的是峨嵋慧慈的大弟子弃尘,此人已深得慧慈真传,在年轻一代修行者中算是佼佼者,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面目丑恶的汉子。龙经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两个年轻的修行,心里不禁有些激动,毕竟这样亲自观摩法术对垒的机会还不多见。只见擂台上的弃尘双掌合十施了一礼道:“小僧峨嵋弃尘,请施主指教。”那汉子大声道:“本人刘栋,前来领教峨嵋神功。”说完打出一道灰色剑光,向弃尘攻去。弃尘不慌不忙,随手发出一道金光,抵挡上去。那刘栋只觉一阵浑厚的佛家罡力传来,自己的剑光立时变淡,心里大吃一惊,忙输送真气加到自己那柄飞剑上,奈何在弃尘的金光顶压之下,毫无用处。不一会便感到后力不继,脸色涨得通红,额上汗水涔涔而下。终于他觉察到彼此之间的悬殊,他喝道:“我输了!”弃尘闻言收回金光,合十一礼道:“承让!”那刘栋顿觉压力尽消,笑道:“本人才不会让你,不过悬殊太大,比不过你!”说完跳下擂台,走回自己的位子,满脸羞惭之色。龙经天心道:“看来那个峨嵋派的弃尘法力当真高强,才一个照面,就获得胜利。”接下来出场的都是峨嵋派弟子对战无门无派的修真人士,因为峨嵋隶属修真大派,门下弟子众多,其高手或者在修行界闯出名声的也不在少数。因此峨嵋派这一战胜多负少,乃在众人意料之中。龙经天仔细观看了他们的比试,感到那些人各有各的不同,有些人善于飞剑,而有些人护身,也有些人擅长各种奇妙法术,让他大开眼界。只有一个是临场用符的,龙经天本来就对附录很感兴趣,不由细心看他如何在比斗中施展符录。只见那人不过是把符录当作飞镖暗器一般向对方打去,哪里有丝毫神奇之处?一看之下,不禁大失所望。又看过几场比斗,均以实力悬殊太大,片刻工夫便分胜负。龙经天心想:“看来这修行是不分长幼老少的,一些年龄大的输给年轻的也平常得很。对于修真人士来说,首先要有名师指点,其次还要有珍奇宝物,最后不能缺少修行典籍。只要这三点都作到,在这论道盛会中扬眉吐气,应该不难。”他想到林紫燕,脸上露出微笑,心想:“据天来说,定云神尼的宝贝传给她不少,这次论道大会她真有可能冲到前几名。还有天来和天才,都有名师指点,估计也有希望进入前十名。最差的可能就是我了,虽侥幸得到阴阳劫,不过没有名师调教,想来是没希望和他们相争了。”请继续期待《九界守护神》续集

,,欢乐棋牌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