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粗大的闪电几乎同时劈落大地

天空一亮,无数紫色闪电蜿蜒而下,以楚白为中心,方圆一里之内顿时被紫色的闪电所布满,紫色的光芒映在众人身上,将众人的须眉染成怪异的颜色。一直喧闹咆哮的怪物们在这异状面前安静了下来,无数双眼睛惊恐的望向天空,它们的耳边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雷击声以及被闪电击中的怪物惨叫声,只不过它们的惨叫在雷击声中是那么的渺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一道几人合抱粗细的闪电无声无息的劈落,正正的落在离楚白不远的地方,在经过了短暂的寂静后,那道闪电劈落的地方突然爆起一团刺眼的白光,以楚白的强悍也不得不闭上眼睛。仿佛是火山爆发似的,大地突然剧烈的颤动起来,无形的冲击波从闪电劈落的地方向四周扩散,空气也随着冲击波向四周流动,并且越来越快,终于变成一场狂暴的飓风。楚白在暴风中巍然挺立,双脚如扎根一般牢牢定在地上,再看另一边,抱石子自然是不怕这暴风,就连婷婷身旁也有疯无羁保护,只苦了那些怪物,一个个被吹得东倒西歪,尤其是靠近那道闪电落点的怪物,甚至被冲击波和暴风抛上天空,怪叫着从楚白的头顶飞过,体验了一回飞行的乐趣。“狂雷七降啊,竟然是狂雷七降!”被暴风吹得在地上不住翻滚的唐严怪叫道。神剑御雷行是落日剑派的招牌法术,只有宗主才有资格学习,而狂雷七降就是神剑御雷行中最具杀伤力的攻击手段,就连唐严也只是知道口诀而无法施展,因此也难怪他会如此震惊了。烟尘散去,不断轰击地面的紫色闪电也渐渐开始稀疏。此时众人才看到那道粗大闪电劈落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直径近五米的土坑,坑边一片焦黑,无数残肢断臂散落在周围,发出阵阵刺鼻臭味。原本密集的怪物阵形,因为神剑御雷行的轰击而变得零零落落,尤其是那道粗大闪电劈落的地方,更是硬生生的劈出了一块空地。原本在那里的怪物,不是在雷击下灰飞烟灭,就是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和飓风抛到不知哪里去了。众怪望向楚白的目光中满是畏惧之色,显然是被他的雷霆手段所慑而斗志全消,一时间不敢造次,只是围在他周围,躲得远远的观望,却无一怪敢冲上前来。“好手段,竟然一下轰杀如此多的梦魇兽。”在暗处的神秘人冷笑道,“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轰杀多少!”神秘人话音刚落,周围的暗影一阵涌动,竟然又奔出无数梦魇兽,一眼望去,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转眼间又将周围稀疏的空地占据得满满当当。看着周围重新焕发出斗志的众多怪物,楚白不禁偷笑,心想──一群白痴,狂雷七降,难道只降一次就完了吗?在他头顶的黑暗中,黑色的云层在缓缓聚集,紫色的闪电无声无息的汇集,或许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神秘人已经发现了这股庞大的力量,但他也没时间阻止狂雷七降的完成了。天空突然一亮,六道粗大的紫色电光直直劈落,其中最细的一道电光竟然都有方才那道闪电的两倍粗。围在四周的梦魇兽们惊恐得四下奔逃,无奈闪电劈落速度实在太快,而且这些梦魇兽数量又太多,你推我挤的不但没有逃出去,反而挤成了一团。轰的一声巨响,六道粗大的闪电几乎同时劈落大地,其威势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无形的冲击波带动气流互相碰撞,紫色的闪电在梦魇兽身上蜿蜒游走,然后抛下焦黑的受害者,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楚白看了看婷婷和疯无羁那边,虽说闪电落点离这颇远,不过他还是顺手给婷婷加上了防御罩,回过头来却看到唐严被冲击波和飓风吹得遍地打滚,于是顺手又给他加了一个,这才安下心来欣赏眼前这部灾难片。“楚哥儿,没事弄这么大阵仗作什么?我正玩得高兴,你这一搅和也玩不成了。”抱石子凑了过来埋怨道,虽然他刚才热火朝天的杀了那么久,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疲惫之色,甚至连汗都没有出。“废话!”楚白白了他一眼,“不快点解决,等你一拳一个的打,我看打上几年也打不完,到那时候我早就无聊死了。”“嘿嘿。”抱石子憨笑着挠挠头,没有再说什么。两人并排而立,静静的看着无数梦魇兽在紫色的闪电以及无形的冲击波下支离破碎,然后被狂暴的飓风卷上天空,抛洒到远处,梦魇兽们在这股强大的力量下挣扎哀嚎,却难逃死亡的命运。看着眼前像地狱一般的惨烈景象,楚白和抱石子心中却是无动于衷,从某种角度来说,早已超脱了生死,明白死亡不过是生命轮回一部分的修真者也是极为冷漠残酷的,他们可以毫不关心别人的生死,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和自己没关系的人死在面前。或许在他们的眼中,只有亲人和朋友才能让自己产生些许情绪吧。冲击波渐渐的消失,狂暴的飓风也渐渐平息下来,此时呈现在楚白等人眼前的,已经是一副修罗场一般的景象。原本上千的梦魇兽在这狂雷七降下已是所剩无几,只余下无数残肢断骸,在积满血水的大地上构成了一副恐怖场景。看到眼前这地狱般的景象,婷婷早已昏倒在疯无羁怀中,坐在一旁的唐严由于有楚白给他加持的防御,因此也没有受伤,只是看他脸色青白的模样,显然是对眼前这番惨景有些不适。“好手段,看来是我低估了你们。”暗影处,神秘人轻轻的鼓掌道,他的声音非常平静,上千梦魇兽的灭亡没有给他造成任何打击,只是让他的言语中带了一丝惊讶。大地上的血水残肢渐渐的沉入土中,其余幸存下来的梦魇兽像是接到命令似的,哀鸣着退入黑暗当中。正前方的黑暗处传来几乎要令人窒息的压抑感觉,即使不用看,楚白等人也可以感觉到从那里传来的庞大力量的波动。黑暗一阵波动,就像是一张黑色的帘子被人轻轻揭开似的向左右分开, ag捕鱼游戏投注平台一个一身黑袍, AG真人官网投注腰间系着一条鲜红布带的人缓缓走了出来, AG视讯游戏大全那令人几乎窒息的庞大力量正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楚白微微眯起眼睛, 澳门网投游戏开户心中冷笑不已。他演了这么久的戏,就是为了让眼前这个家伙丧失警戒心,否则若让他和抱石子联手,不敢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起码这人世间基本上是没有人可以抗衡了,又何苦如此委屈自己。见到这个神秘人物,楚白心中的猜测又确定了几分,眼前这个黑袍人身上的力量波动和疯无羁身上散发出的力量波动极为相似,与在商场被引路者和死神所杀的欧阳碧碧也有一点相似。也就是说,疯无羁魔化与欧阳碧碧变异即使不是眼前这个人搞的鬼,和他应该也有一定关联。给跃跃欲试的抱石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楚白自己迎上前去,微微一点头算是礼貌,这才道:“不知该如何称呼阁下?”“你们都是将死之人了,也不怕你们知道,我的名字叫青河滔,大人座下第一殉魔使。”黑袍人以一种极为自豪的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显然他很为自己的身分骄傲。青河滔?第一殉魔使?楚白和抱石子面面相觑。名字没听过所以不认识倒还情有可原,但这第一殉魔使是什么玩意儿?还有,他说的那个大人又是何人?“咳咳,你说的那个大人是什么人呢?”楚白咳嗽两下,试探性的问道。“大人就是大人,万千世界内最为高贵,最为伟大的存在……”青河滔的声音突然拔高了不少个音调,言语中满是狂热色彩,滔滔不绝的开始介绍起来。楚白和抱石子又是面面相觑,都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这个家伙,不会是个有着强大力量的疯子吧?“哎,这个……”楚白不得不干咳两声,重新把他的注意力从歌颂那个“大人”上面转移到自己身上,这才继续道:“我没有贬低你们大人的意思,不过有件事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拦住我们,把我们带到这个奇怪的空间里来,还口口声声说要加害于我们?”“告诉你们也无妨。”青河滔恢复了平静,冷冷道:“那边站着的那个入魔之人就是我的杰作,是我给他力量,让他成为入魔之人的。”众人一阵哗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倒是当事人疯无羁一脸木然,彷彿别人说的不是自己似的。楚白早有推测,因此倒没怎么吃惊,顿了顿继续道:“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是你将他变为入魔之人的,为何现在又要加害我们,难道说你是打算杀人灭口?”青河滔赞许似的笑道:“你的猜测也算是沾了点边,我将此人变为入魔之人可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我们主人需要这样的入魔之人作为他的士兵,此人就是实验品之一。”“你说实验品之一,那就是说还有其他实验品了?不知前一阵子有一个女性妖怪突然异变是不是也和你有关?”楚白问道。“如果你说的是那个叫欧阳碧碧的妖怪,那确实是我所为,那个妖怪是第一个实验品,可惜却魔化失败了,眼前这个才是第一个成功的魔化产品。”青河滔似乎并不怕楚白等人可以从这里逃出去,所以丝毫没有顾忌的解释道。楚白右手虚压,先止住气得满脸通红想要冲上前质问的婷婷,澳门线上赌博游戏然后才继续问道:“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要杀我们灭口?如果你不现身的话,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疯无羁入魔和你有关,你又何必多此一举?”“我原来确实也是这么打算的,这个入魔之人我原想等确认过他的战斗力之后就任他自生自灭,谁知他身为入魔之人竟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让我很感兴趣。”青河滔道:“大人需要一些入魔之人做士兵,能够保持一点理智的士兵毕竟比只会杀戮的疯狗来得强,指挥起来也会方便一些,因此我需要带他和那个女人回去研究研究。”“所以我们这些目击者就必须杀掉灭口,以免消息外传?”一旁的唐严忍不住开口问道,心里颇不是滋味,搞了半天,自己拼命这么久,弄得一身伤,结果却只是帮人家做测试呢。“呵呵……”青河滔笑笑,算是默认了。“那么,你的那位大人要士兵做什么呢?”虽然已经明白了欧阳碧碧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是楚白并不想浪费这个好机会,又打听起其他事情。“这个事不能告诉你。”青河滔摇了摇头,楚白一怔,正要开口,青河滔却抢先一步,有些不耐烦的说:“你们的疑问我也解答了,可以做个安心鬼了吧?”周围的气氛顿时一变,唐严挣扎着爬了起来,恨恨的捏拳盯着青河滔,婷婷则躲到疯无羁身后,而一直木然不动的疯无羁也踏前一步,将她护在身后。楚白无奈的耸耸肩,知道已经不太可能再从青河滔嘴里问出些什么了,于是偏过头去,给早已不耐烦的抱石子使了个眼色。抱石子一脸狞笑的踏前一步,体内早已蠢蠢欲动的两千余年妖力以火山爆发般的威势四散喷发,站在抱石子身后的唐严首当其冲,猝不及防之下被汹涌的力量冲翻在地,连着翻滚了好几圈才稳住身形。青河滔周围的黑暗一阵波动,显然他心中亦是无比惊异。未等他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楚白淡淡一笑,慢慢的放开了一直压制住的修真力。和在妖怪联盟总部示威时的狂暴不同,现在楚白的力量要显得温和许多,但是纵使如此,楚白对青河滔造成的震撼却远远超过了抱石子对他的震撼。如果说抱石子突然释放的妖力如火山爆发一般狂暴奔放的话,那么楚白释放的修真力就如同入海长江一般平静,但是在那平静的表面下,却又隐藏着庞大无比的力量。楚白的修真力仿佛是没有尽头般的不断提升着力量的强度,眨眼间已经超过了抱石子周身那狂暴的妖力。片刻后,已经提升到周围空间容纳极限的修真力终于平静了下来,化作白色的跳动火焰环绕在楚白身旁,庞大的力量让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扭曲,让楚白的身影显得异常模糊。“真舒服啊!”楚白活动着手脚,享受着这无拘无束的快感。身后,婷婷和唐严张大了嘴巴,一脸呆滞的看着环绕在他周身已经实质化的修真力,就连一直木然的疯无羁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好手段,好手段,竟然扮猪吃老虎!”青河滔恨恨地道,言语间的愤怒充分说明了他此刻的心情。“楚哥儿,这个是我的,你可不许和我抢。”抱石子狞笑着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喀吧喀吧的声响。“你放心吧,我只从旁协助,这次就让你打个痛快好了。”楚白淡淡一笑,缓缓升上空中默念法咒,紧接着一道粗大的光柱从天而降,在众人头顶迸散,然后化作一个庞大的光罩,将抱石子和青河滔罩在其中。“我已经布下了缚仙阵,即使以你们二人的实力,想要从这里逃脱出去也不是易事。”楚白飘浮在空中,周身火焰一般实质化的修真力不住吞吐,别有一番威势,“这么一来,你可以打个痛快了吧。”“哈哈,多谢了,还是楚哥儿了解我!”抱石子满脸兴奋的大笑道,摩拳擦掌的对呆若木鸡的青河滔挑衅道:“来吧,不敢露脸的小子,咱们来打个痛快吧。”青河滔默默不语,没有搭理抱石子的挑衅,脑筋却是急速转动,盘算着自己的胜算,只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是绝无胜算的。先不说眼前这个挑衅的家伙的力量强度和他差不多,单单那个在空中观战之人就已经不是他可以应付的了,看那人周身实质化的力量火焰就知道,那需要达到一个多么恐怖的力量强度,才可以让力量实质化啊。“喂,小子,不要站在那不动啊,你再不动我可就要先出手了,到时候不要怪我占你便宜!”抱石子倒也可爱,见青河滔站在那里不语不动,当下出言提醒道。青河滔也不知是否没有听清楚他的话,仍然一动也不动,抱石子大感不耐,正要抢先出手抢个先机,就见青河滔突然浑身一震,罩在身上的黑袍就呼啦啦一下子崩得粉碎,无数衣物的碎片发出阵阵尖啸声,暴风骤雨一般旋转着向四周飞去。“奶奶的!”抱石子高叫了声,右手紧紧握住,狠狠的一拳轰在地上,大地一阵颤动,一道石墙突然升起,正好将他包在其中。啪啦一阵轻响,无数碎片直接钉在那石墙上,更有数块较大的碎片直接穿透了抱石子制造的石墙。不过抱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那些碎片穿透了经过妖力加持的土墙,附在碎片上的力量早已消耗得差不多了,因此还未靠近抱石子,已经化作火球落地。浮在空中的楚白眼中白芒一闪而过,双手在胸前结成法印,口齿蠕动间,罩住抱石子和青河滔的白色光罩突然急速旋转起来。那些纷飞的衣物碎片碰到这旋转的光罩,纵使有天大的力量也使不出来,无可奈何的被旋转之势带得一同旋转,直到耗尽力量后飘然落地。“哈,这种无差别攻击对我是无效的!”抱石子在石墙后颇为得意的大笑道。“笨蛋,他是打算靠这个引起混乱,然后趁乱逃掉,你以为是要和你玩吗?”楚白冷冷的抛下一句,双手一阵翻动,一道光墙突然凭空出现,缓缓的渗入光罩当中,以缓慢的速度开始推进。抱石子这才发现光罩内空空如也,竟然没有了青河滔的踪迹,他颇为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嘟囔了几句,不料一回头却看到楚白制造的那面光墙。“楚哥儿,这是什么玩意儿?”抱石子吓了一跳,急忙跳后几步躲开。他现在在缚仙阵形成的光罩内,根本没有多大的空间闪躲,何况那面光墙的长度刚好超过光罩的直径,可以说只要是在光罩内,就不可能躲得过。“笨蛋,你看不出来吗?这是我的力量形成的一面墙。”楚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这是作什么用的?”抱石子憨笑着挠挠头,又退后了几步,一脸惊恐的叫道:“喂,楚哥儿,这不是什么危险的法术吧?你不会是又想拿我试验什么新法术吧?”楚白哭笑不得,这抱石子还真是个活宝,当即瞪了他一眼,解释道:“这是探测用的,和我的神识是相连的,有什么东西碰到这上面我都会发现。”“哦,是这样啊。”抱石子这才松了口气,拍拍胸膛道:“还好不是什么危险的法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楚白翻了翻白眼,实在对这个活宝无话可说了,当下干脆将精神集中到那面光墙上,专心搜寻起青河滔的踪迹来。那光墙在两人说话之时继续前进,已经过了光罩的中线了,抱石子得知这面光墙不是什么危险的法术后,忽然玩心大起,一会儿从光墙这边跳到那边,一会儿又从那边跳回来,玩得不亦乐乎。对于抱石子这突如其来的童心,楚白真是大感头疼,正要骂他几句把他赶开,光墙处却传来了异常的波动。楚白精神一振,那传来波动的异常处与抱石子所在位置甚远,显然不可能是因为抱石子跳来跳去造成的,而且那波动十分怪异,仿佛是有人在尝试着用某种力量融入光墙,不过这道光墙与楚白的神识相连,因此虽然他的行迹极为隐秘,还是瞒不过楚白。不用说,这里再无外人,搞出这异常波动的,除了青河滔以外再无他人。

  排列三第2020080期奖号为:384,号码012路比为1:1:1。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工业互联网不只是一个技术问题,还是通过互联技术、通讯技术、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彻底改变工业的组织体系和生产经营模式。技术数字化、组织平台化、生产服务化,将是这次数字革命的基本特征。从消费互联网到工业(生产)互联网,不仅仅是人、机、物的互联,而是实体制造和虚拟制造的融合,通过平台实现企业的生产和用户的使用(消费)相互反馈,超越了传统工业基础上的供给与需求的时空分离。从制造的组织模式和交易模式来看,一个个的企业将变为工业互联网的节点,再通过一个个的平台融为一个整体。这个过程将使平台替代公司、企业而成为主体形态,传统的企业功能被解构,而后通过平台互联现实建构,即实现生产的再组织化。这包括劳动关系、交易方式和就业形态等都将彻底改变。所谓新经济、新业态和新模式,其实是从旧的工业组织方式中诞生出来的新的组织形态。

,,ag视讯游戏网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