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欧阳碧碧死亡一事

楚白嘴角泛起一丝笑,喃喃道:“既然你不愿意出来,那就让我来帮你好了。”言罢双手结印于胸前,口中低声念动法咒。天边突然轰隆隆一声巨响,紧接着无数惊雷炸响,轰得众人耳中生疼,满眼只见漫天白光,却是无数银色闪电划破天空。众人一同色变,眼前这番威势,远不是施展神剑御雷行时所能比拟的,就连闪电的密度也远远超过那时,众人不由得心中忐忑,万一这些闪电无差别劈落,自己不知能否躲过。天边突然一暗,轰隆隆巨响声中,一道银色闪电突然蜿蜒劈落,看那落点,正是几人所在之处。唐严和婷婷骇得面无人色,一同放声大呼,想要逃跑,无奈双腿发软,竟然瘫坐在地上。在两人惊恐的目光注视下,那道银色闪电却落在楚白制造的那面光墙上,然后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此时再看那光墙,却已完全换了一副模样,原本朦胧的光壁变成半透明的,光墙周围有无数银色的细小闪电欢快的流窜,发出滋滋的声响。两声惨叫同时响起,抱石子第一个跳了起来,那道银色闪电没入光墙之时,他正在光墙处跳进跳出,顿时被闪电打了个正着,当即被电得哇哇大叫,不算长的头发更是根根竖立,发间隐约还可以看到缕缕青烟。跌坐在地上的婷婷看到抱石子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声刚一出口,才发现自己也被刚才那道闪电吓得坐到地上,一时嫩脸一红,再顾不得笑话抱石子了。“你太狠了,竟然拿天雷劈我!”抱石子指着楚白哇哇大叫,不住地埋怨。妖怪修行成仙,是逆天行事,因此每千年要受一次天劫,就是受天雷轰击。如果能撑过天劫,就可以再安心的修行千年,指望尽快飞升,如果没有撑过,自然也就灰飞烟灭了。只是这天劫乃天地之威,其威力自然不言而喻,天雷的威力更是淩驾于天地三绝火之上,隐隐有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意味,如此一来,能熬过天劫的妖怪基本上没有几个,大部分都在天劫下灰飞烟灭了。楚白聚来的这天雷与天劫所发的天雷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但其威力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否则一些普通手段根本奈何不了抱石子这千年老妖怪,更不要提修为比抱石子还略高一筹的青河滔了。“谁让你要在那里蹦达,不劈你劈谁啊。”楚白笑道,“好了好了,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你不是没受伤吗?就不要让别人看笑话了。”“怕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抱石子不解道,却见到楚白向他努了努嘴,他回过头去,才看到身旁不远处飘浮着一团黑雾。“哎,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这里?”抱石子一头雾水,困惑的向楚白问道。“你才是个东西呢。”楚白笑了笑,还未开口,那团黑雾已愤怒的骂道,正是青河滔的声音。“你……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抱石子吃惊的指着黑雾叫道,未等他回答,抱石子却又挠了挠头道:“哦,我知道了,你怕被我们抓到,所以变成这样子好逃跑。”楚白放声大笑,一旁唐严等人也暂时忘却了恐惧笑成一团,只有那青河滔气得吐血,黑雾一般的身体在空中不断收缩膨胀,显然是愤怒至极。要说这青河滔确实也倒楣了一些,以他那还高过抱石子的修为,只要不是遇见仙人或者楚白,在这人世间足以横着走了。哪知他运气就是这么不好,初次出手就碰见楚白和抱石子联手,见不是楚白等人的对手打算逃跑吧,结果又被楚白发现,一记天雷打得他七窍生烟,差点没当场毙命。还未从雷击的伤害中恢复过来,却又听到眼前这个粗壮大汉的一番嘲笑,直把青河滔气得七窍生烟,心头无明火起,真恨不得扑上去一把掐死这个嘲笑自己的家伙。“阁下先别急着走,关于欧阳碧碧死亡一事,我们还需要请阁下同我们一起回去和妖怪联盟的苦主细谈,而且那位大人到底是何身分,以及妖怪联盟中是否有人和阁下联系,都是我们需要知道的。”楚白笑道,妖怪联盟中对欧阳碧碧死亡一事持怀疑态度的还大有人在,如果能把青河滔带回去,相信就可以解决这件事了。“妖怪联盟中带那个欧阳来我这儿的,是一个叫马克多的妖怪,至于是否还有其他人我就不得而知了。”青河滔见逃不出去,索性打消了逃跑的打算,黑雾一般的身体一阵扭动,重新化作人形,还未等楚白等人看清他的模样,一件和刚才一样的黑袍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将他包裹在内。“至于我们大人的身分……”青河滔衣袖一抖,一支黑色小旗突然飞了出来,悬在他头顶不住打转,然后他才继续道:“即使是死,我也不会泄漏我们大人的身分。”“有意思!”抱石子跳了起来,兴奋的叫道:“那我就打到你说出来好了。”话音刚落,定天锤闪烁着白光飞了出来,在抱石子的头顶不住盘旋,与那黑色小旗远远对峙。定天锤上的白光渐盛,如同一颗小太阳一般刺眼,而那黑色小旗虽然不知是何法宝,但似乎也颇有灵性,丝毫没有示弱的意思,只是它的情况恰好与定天锤相反,旗身上不但没有光芒,反而益发乌黑,仿佛将周围的光线全部驱逐了似的。楚白皱着眉头考虑了片刻,还是没有阻止抱石子动手。既然青河滔不愿意就这么和自己回去,那动武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反正身为妖怪的抱石子有两千年修为以及强悍的肉体。青河滔虽然修为略高于他,但想要杀他却也是绝无可能。主意打定,楚白向抱石子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放手大干。得到楚白的同意,抱石子再无顾忌,他这辈子就怕楚白一个人,也最听楚白的话,现在见楚白也不反对自己出手,大喜之下也不打招呼了,右手一指,定天锤便呼啸着向青河滔飞去。定天锤越变越大,还未飞到青河滔身前已经有近三米长了,pt电子游戏官网周围的空气被定天锤所带动, pt视讯游戏投注平台在它周围形成了一个又一个肉眼可见的空气旋涡, pt视讯游戏网投平台缚仙阵内的砂石被这些旋涡卷了起来, pt电子游戏投注平台随着定天锤一同向青河滔砸去,更增添了几分威势。修真者之间的法宝对战,虽然法宝的质量与力量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最主要的战斗还是附在法宝上的操纵者的修真力或妖力,法宝只是起到一个辅助功效。一般来说法宝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增强型法宝,这类法宝可以把使用者的力量进行放大,放大的程度取决与法宝本身的材质以及炼制手段,这类法宝数量也最多。第二种是法术型法宝,这类法宝可以使用主人的力量为引子,聚集天地间的力量进行法术攻击,比如可以聚集天地元气的落日风雷剑,通常这类法宝都是一些上等法宝,是可遇不可求的。而第三种则是传说中的法宝,这类法宝可以藉助主人的力量发出各式各样的特殊攻击,攻击手段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一般来说这类法宝的攻击最让人头疼,即使是仙人遇见了这种法宝也要小心应付。不过这种法宝对使用者的要求也最严格,实力不够的人别说使用了,恐怕连拿都拿不住。总的来说法宝就分这三大类,但实际上法宝的分类并没有这么明显的界线,有能力制作法宝的高深修真者基本上都不会修炼单一属性的法宝,他们通常都是修炼两种甚至三种属性于一身的法宝。不过这么一来,多属性的法宝虽然用途多,攻击手段也多了,但威力基本上却不如单属性法宝,偶尔能有多属性威力却依然强大的法宝,都是极品中的极品,更是稀世罕有,不少修真者直到飞升都无缘一见。楚白送给上官云飞的青藤钟就是双属性法宝,即可以增强使用者的力量进行防御或者攻击,又可以吸引山林灵气增强防御甚至对自身进行缓慢治疗。不过这两种属性的威力都不大,属于比较次级的法宝,当然以上官云飞的修为,也只能使用这种次级法宝了。上弥道人为抱石子打造的定天锤则属于第一种,可以将抱石子的妖力进行增强攻击,但由于法宝的材质不好,加上没有太多空闲时间炼制,因此这个法宝只能算是中级品,增强程度并不是很高。但即使如此,定天锤的增强幅度仍然达到百分之五十的水准,也就是说,有两千年修为的抱石子用定天锤全力一击的话,可以击出足足三千年修为水准的力量,算得上是不错的法宝了。因此虽然定天锤的这一击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是青河滔仍然不敢掉以轻心,未见他作势,在他头顶的小旗已经带着一溜黑光迎了上去,力求将定天锤挡在周边。定天锤与那小旗之间距离不断缩小,两件法宝还未接触,无形的力量已经在半空中交锋,能量的电流在空中不住穿梭,不住碰撞着缚仙阵形成的光罩,发出轰轰的声响,震得旁人耳鸣不已。而随着两件法宝的接近,这种能量的冲撞益发严重,甚至连大地都开始剧烈的晃动,真让人怀疑两件法宝真正对决时,会是如何可怕的情景。楚白神色一变,他在斗转星移阵内随上弥道人修行这么久,还未与人争斗过,入世后也没遇见过可以让他拿出一半实力的机会。因此连他也没想到,两个两千多年修为的修行者全力对拼时会是如此可怕,那两件法宝还未接触,缚仙阵的光罩已经隐隐有崩溃的迹象了。如果单单是楚白一人,他只当这点能量冲击是给自己按摩,但现在却不同,综合新闻旁边还有一个身为普通人的婷婷,以及修为不怎么高的唐严,两个两千余年修真者对决时产生的能量冲击对他们来说绝对是致命的。于是楚白再不迟疑,右手虚空一抓,躺在唐严身旁的落日风雷剑突然呼的一声飞起,落到他手中,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拿这把剑有所用处。“哎,那把剑……”唐严正要说你用不了这把剑,忽然想起方才楚白施展的神剑御雷行,讪讪的又把话吞了回去。楚白神色肃穆,手中白光大盛,但奇怪的是,握在他手中的落日风雷剑却呈反常的黑色,与青河滔的那面小旗一般,黑沉沉的仿佛要将所有的光线全部吸尽似的。“这……这是怎么回事?”唐严惊得站起身来,指着楚白手中的落日风雷剑大叫道,他接过落日剑派宗主这个位置已经有六十余年了,却从未见过落日风雷剑有如此异状,心中真是又惊又疑。楚白也不理他,突然举起剑来,向着抱石子和青河滔的中间挥出两剑,一阵刺耳的破空尖啸声后,定天锤与那黑色小旗突然像是抛入水中的石头一般,重重的落到地上。蓄势待发的抱石子和青河滔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的互望了很久,又同时转过头来,不敢置信的望向楚白,楚白却微笑不语,摆弄着手中的落日风雷剑。“楚、楚哥儿……”抱石子结结巴巴的叫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我的定天锤突然不听指挥了?”楚白微微一笑,却转向唐严道:“想必你还不知道落日风雷剑的最大用处吧?这个法宝可不是单纯的可以聚集天地元气那么简单。”“请前辈赐教!”唐严必恭必敬的回道,早在楚白放开全部修真力后,唐严就已经从楚白那实质化的修真力上弄清楚了一件事──眼前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外表那么简单,他很可能是一个活了几千年的修真界前辈。要知道,高深的修真者几乎是不受时间影响的,他们即使已经活了几千年,容貌却依然可以保持年轻,因此修真者之间分辨对方的辈分根本不是靠外貌,而是靠彼此的修为,这可是作不了假的。虽然唐严看不出楚白的修为到底有多深,但他的修为远远超出自己那是肯定的。虽说修为的深浅也要看资质以及是否有奇遇,比如奇珍异果相助,但那也是有个限度的,基本上不可能出现修行五十年的修真者,却拥有两千年的修为的现象。只是唐严并不知道斗转星移阵的存在,因为那是几乎列为仙器的法宝,也只有上弥道人这样马上飞升的修真者才有可能炼制得出来。所以在唐严看来,楚白一定是个修行千年,甚至数千年的老前辈,正因为有这个推测,唐严对楚白的态度也变得恭敬不少。楚白对他突如其来的恭敬也有些诧异,顿了顿后才解释道:“我也是听师父提起过才知晓,落日风雷剑乃千年前十大神兵之一,与它并列为十大神兵的其他武器多半为仙器,为何只是普通法器的落日风雷剑还可以榜上有名?原因就在它的一招特殊攻击──绝法斩。”“绝法斩?那是什么?”唐严诧异的问,不止是他,旁人也都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就连青河滔都忘了彼此的敌对关系,向楚白投来疑问的目光。“所谓绝法斩,是指落日风雷剑可以在使用者的操纵下,破除一切法宝,斩断法宝与主人之间的联系,使得该法宝失去指挥、失去战斗力。也就是说,它是可以直接攻击法宝与主人间的心神联系的,而且,这种攻击……”楚白轻轻一抖手中的宝剑,一字一顿地道:“无法防御!”周围突然一片寂静,众人被楚白的话,尤其是最后一句震得几乎无法思考,好一会儿,唐严才不敢置信的颤声问:“前辈,你的意思是这把剑可以斩断法宝与主人间的联系,而且还无法防御?”楚白肯定的点点头,众人又是一阵哗然,尤其是唐严,震惊之后更笑得一脸灿烂。斩断法宝与主人间的联系?那就是说只要手里拿着落日风雷剑,任何人都无法在自己面前使用法宝,这样一来可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只要一想到自己剑派拥有这么一把强力法宝,唐严心里就笑开了花。“不过这也有缺陷的。”楚白耸耸肩道:“它只能斩断放出的法宝与主人的联系,如果法宝是被拿在手里使用的,那就无法斩断,而且想要发挥出绝法斩的力量,起码要有近千年的修为才行。”唐严的笑脸立刻垮了下去,他才五百余年修为,想要发挥出落日风雷剑的真正威力,起码还要再修炼个几百年,等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楚哥儿,刚才你就是斩断了定天锤和我的联系?难怪我怎么指挥它都没反应。”抱石子恍然大悟,楚白向他赞许的点点头,还未开口,抱石子突然又怪叫一声,吓得众人一惊跳。“那……那我的定天锤是不是就这么被你给废了?不要啊,我就这么一个法宝啊!”抱石子一脸震惊的大叫道,看他那欲哭无泪的模样,还真是凄惨。楚白哭笑不得,耐心的解释道:“哪有那么夸张,要是能这么就把你的法宝废了,这落日风雷剑岂不是天下无敌了?放心吧,过四个时辰就会好了,现在你无法操纵只是暂时的。”“那就好,那就好。”抱石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嘟囔着走上前去,收起了落在地上的定天锤。一旁的青河滔也抢上前去,收起他的那面小旗,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怕抱石子会趁他无法操纵法宝,连他的法宝也一起收了,要真那样他可就欲哭无泪了。“楚哥儿,我们打得正热闹,你干嘛用那破剑把我的法宝给破了?这下子可打不成了。”抱石子收回定天锤,重新回到楚白身边,嘀嘀咕咕的抱怨道。楚白瞪了他一眼,解释道:“你们在这里打得热闹,不要忘了婷婷可是一个普通人。你们用法宝全力对抗的余波威力太大,即使有我给她加持防御法阵,也难保会有疏漏之处,她可是普通人,擦到边都是难逃一死。”“那怎么办?”抱石子困惑的挠挠头,“现在法宝用不成,只能空手打了,只是那样余波也不小啊。”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青河滔又道:“难道就这么放他走吗?”楚白也是摇头苦笑,要想把青河滔带回去,他肯定不会乖乖就范的,而一个两千余年修为的修真者拼命的威力,可是连楚白都不想正面相抗的。如果再加上跃跃欲试的抱石子,两人全力大打出手的威力,恐怕方圆几十里之内都会被移为平地。如此看来,似乎只有等婷婷等人离开这里,最起码也要离开几里远之后,才能让抱石子和青河滔动手。楚白打定主意,正要吩咐唐严和疯无羁带婷婷躲得远一些,青河滔却看出他心中所想,吃吃笑道:“不必费事了,在这欲望空间内,一切都以我的意志为主宰,虽然不能奈何得了你和这个家伙,但想要那边那个普通人类无法离开你们周围,却还是可以做到的。”话毕,周围的黑暗突然一阵蠕动,如同一面黑墙般向中心压来,片刻后,当黑暗重新安静下来,周围已经大变,如同实质般的黑雾就在不远处凝结,留给楚白等人活动的空间益发狭小,自然婷婷等人也不可能离开了。“这些雾气就是我欲望空间的边界,想要从这个空间出去很简单,只要你能打破这墙壁般的雾气,欲望空间自然就会崩溃。”青河滔得知楚白不愿伤到那个普通人类,心头大定,得意的笑道:“不过,透过这种手段解除欲望空间会导致大爆炸,你们虽然不怕,但是那个普通人类嘛……”抱石子好奇的凑了过去,伸拳在那墙壁般的黑雾上击了一拳,耳边只听铛的一声,拳头与那黑雾相交,竟然发出金铁交击之声,显然那墙壁般的黑雾并不只是雾气那么简单。“楚哥儿,这东西很结实,恐怕我要用八成力才能破坏!”抱石子回过头来叫道。楚白默默不语。强行攻破欲望空间会导致爆炸,婷婷难免会受到伤害,而且听抱石子所说,这欲望空间的边界似乎很牢固,需要他用八成力才能击破。先不提那爆炸的威力,单是这八成上千年妖力的大爆发,就足以让婷婷粉身碎骨了。“怎么样?干脆我们打个商量好了。”青河滔在一旁有恃无恐的笑道:“我解除欲望空间放你们出去,你们也不得再对我出手。”他并不担心楚白等人会先假意答应他的条件然后再反悔,因为修真者需要修心,对修真者来说作出承诺就不能轻易违反,否则很可能导致修为下降。楚白沉思片刻,有婷婷这个普通人在场,看来想把青河滔带去妖怪联盟是没可能了,双方就此收场虽然对己方来说有些遗憾,但却是不得已的选择。“好,成交。”楚白道,“你打开欲望空间放我们离开,我和抱石子保证这次不向你出手。”青河滔闻言得意的大笑数声,显然心情愉快至极,当下也不废话,从怀中掏出一面黑色的小镜对着天空,口中念念有辞。周围的黑雾突然一阵涌动,像是被旋涡吸引的潮水般,形成一个黑色龙卷投入那面小镜当中。片刻后众人眼前突然一亮,又回到了现实世界,仍然站在那片被连番剧斗折腾的,千疮百孔的草地上。楚白回过头检视一番,确认所有人都在后,才向青河滔点头道:“没问题,你可以走了,希望下次不要再让我遇见。”“下次见面,还不知谁胜谁败呢!”青河滔微微一鞠躬,身后刷的一下打开了一道黑色的裂缝,裂缝内黑气缭绕,很像是地府引路者打开的鬼门。青河滔转身向那道黑色裂缝中跳去,就在这时,一直默然不动的疯无羁却突然一抬手,一道乌黑的光线电射而出,正中青河滔背部,打得他惨叫一声,一头栽进了裂缝当中。楚白诧异的望向疯无羁,后者却一脸酷酷的表情,用他那充满金属质感的奇异声音冷冷地道:“我又没答应不出手。”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一些与疫情防控相关的产品却在这个特殊时期迎来了发展机遇。长居在美国的媒体人在微博上写道:“华人同胞米囤好,饭扫光囤好,今麦郎囤好,就可以了。”

,,澳门线上真人赌博平台


  • 下一篇:没有了